移动版

支付4.66亿“分手费”,跨境通董事长疫情期间天价离婚

发布时间:2020-02-19 20:49    来源媒体:界面新闻

文|野马财经  宋冠宇

A股再现天价“分手费”

2020年2月17日晚,跨境通(002640)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徐佳东先生与李俊秋女士签署的《财产分割协议》,解除婚姻关系。徐佳东将7011.18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份的4.5%)分割予李俊秋名下,按照2月18日收盘价6.65元/股估算,徐佳东分割股份价值达4.66亿元。

股份分割后,徐佳东所持上市公司股份比例从15.22%减少至10.72%。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2008年,徐佳东创建环球易购。自2014年跨境通并购环球易购起,徐佳东至今一直担任环球易购总经理,现任跨境通董事长、总经理。

但值得关注的是,徐佳东持有的跨境东股份中有2.2亿股处于质押状态,且占公司总股本的14.64%。

并且根据公告显示,徐佳东仅在2019年11月至12月累计套现1.39亿元,加上其2019年7月的套现金额,总数超过2亿元。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不过值得关注的是,协议生效后李俊秋将获得公司4.5%的股份。按照证监会发布的有关规定,上市公司控股股东以及持股5%以上的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都要受到时间、比例等方面的约束。但如果通过离婚,将持股降到5%以下,那么离婚后,女方持股不足5%,所受到的约束就会小得多。

另外,在这徐佳东的天价分手费之前,2020年还有两个巨额“分手费”案例备受瞩目。

开年第一个是东尼电子的实控人沈晓宇。沈晓宇于1月将其持有的1290.15万股股份转至前妻名下,“分手费”超3亿元。但这一权益变动未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不涉及公司控制权变更。

另一个则是于近日曝出,已申请离婚的甘薇向贾跃亭提出了接近40亿的索偿。

野马财经注意到,2020年1月28日,贾跃亭方面通过破产代理网站Epiq发布的一份披露声明提到,已申请离婚的甘薇向贾跃亭提出了接近5.7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0亿元)的索偿。

披露声明中提到,相关协议生效后,债权人应在任何司法管辖权下放弃对甘薇的债务的追索,撤回对甘薇的任何诉讼或仲裁,并且向中国法院通知已经和甘薇达成和解,把甘薇从被执行名单中移除出来。

说完了天价“分手费”后,再回来看跨境通,这个从“百元裤业”到带你“买遍全球”的电商公司,近年来也是颇受关注。

从建筑工到山西首富

跨境通的前实控人是多次蝉联“山西首富”的神秘晋商——杨建新。

曾经,有人做房地产捞了第一桶金、有人靠炒股实现了财务自由。而对杨建新来说,妥妥的是做实业的一把好手。他的发家之路和普通人的生活息息相关,那就是——卖裤子。

由于家境贫寒,杨建新读完初中便早早辍学。因为文化程度不高,所以他可以说是什么都干过。

16岁时,他进入太原市第六建筑公司,成为了一名建筑工人。不过这一时期并没有持续太久,不甘现状的他选择了辞职创业,拿着家里的2万元钱投资开了几个小杂货店。

1989年,杨建新开始接触服装行业。不过有了失败经验的他没有选择马上开店,而是选择在太原市坝凌桥摆摊。

受“10元店”的启发,杨建新决定自己要做一百块的裤子。别人是“样样都十块”,他搞“条条都一百”。这也是后来百圆裤业名称的由来。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1年12月,百圆裤业成功上市,成为国内首家上市的专业裤装企业。随着公司上市以及股价上涨,杨建新夫妇晋级“山西首富”并蝉联数年。

公开信息显示,上市之后的百圆裤业受困于服装行业的困境,业绩持续低迷,因此杨建新选择了转型。

2014年,也就是百圆裤业上市3年后,杨建新通过上市公司斥资10.32亿元收购跨境电商环球易购。

从做裤子到做跨境电商,杨建新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此后公司又通过参股前海帕拓逊、广州百伦、优壹电商等多家跨境电商领域优质企业,快速成长为跨境电商龙头企业。

2015年6月,百圆裤业发布公告宣布更名为“跨境通”。在此期间,外界曾质疑称其更名是恶意炒作,涉嫌变相卖壳,还险些被上海跨境通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告上法庭,险些吃到官司。

多次套现减持

凭借上市公司的给力表现,从2015年到2017年,身家百亿的杨建新夫妇连续3年被胡润富豪榜评为山西首富。但出乎许多人意料的是,此时杨建新选择功成身退。2017年3月,跨境通公告称,总经理杨建新“因工作重点有所调整申请辞去本公司总经理职务。”

其实,从2015年开始,杨建新夫妇便已经开启套现之路,为抽身离开做好了准备。

2015年,跨境通转型之时,杨建新夫妇就开启了减持大计。当年初,杨建新减持旗下公司新余睿景162万股套现5442.91万元。进入2016年,杨建新开始大规模减持,当年两次减持合计1515万股,套现4.4亿元。2017年9月,杨建新妻子樊梅花将其所持的7200万股协议转让,套现12.96亿元。

2018年4月22日,跨境通公告称,实控人杨建新、樊梅花夫妇拟将1.1亿股协议转让给公司二股东徐佳东,让出控股股东之位。如果此项交易成功,杨建新夫妇将套现30.7亿元。

事与愿违,由于徐佳东筹集股权转让资金遭遇障碍,此次转让并未成功。而除了套现之外,杨建新夫妇还通过质押上市公司股份,获取大量资金。

据2018年9月跨境通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显示,从2017年6月至2018年7月,杨建新夫妇及新余睿景累计质押2.7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7.94%,获得融资18.84亿元

在转让股份未果后,杨建新夫妇又在2019年6月将目光转移到了四川金舵投资(以下简称“金舵投资”)身上,然而它身后站着的是国内知名酒业品牌泸州老窖。

跨境通于6月9日晚间公告,跨境通实控人杨建新夫妇及其一致行动人新余睿景已与金舵投资签署了股份转让的框架协议,并将剩余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金舵投资,此举有可能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

但意外的是,2019年9月19日,跨境通(002640.SZ)公告,杨建新夫妇当日及新余睿景企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余睿景”)与广州开发区新兴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兴基金”)签署相关协议。

新兴基金就此成为了公司单一拥有表决权份额最大的股东,也是公司的控股股东。

图片来源:同花顺

清理滞销存货,业绩下滑能否逆袭

在裤业受阻后杨建新夫妇还能登顶“山西首富”,及时转身,跨界收购跨境电商环球易购功不可没。

并且,从转型之后跨境通的业绩来看,杨建新这一次的选择相当成功。2015-2018年,跨境通营业收入从39.6亿元增至215亿元,归属净利润从1.68亿元增至6.23亿元。

然而从2018年年报数据开始看,跨境通的净利润同比增长率出现负值,其营业收入的同比增长率也在逐渐下滑。

图片来源:同花顺

根据跨境通近日公告的2019年业绩预告显示,跨境通2019年预计亏损14.3亿元至11.3亿元,而上年同期盈利达6.2亿元。

另一方面,经预测跨境通2019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2.8亿元。分析其各主要经营主体的经营净利润明细来看,仅环球易购的亏损额就达到了15.9亿元。

为了处理积压滞销存货,环球易购通过买赠促销等方式清理积压滞销存货约为7.5 亿元。并且,还对期末积压滞销的存货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约12.2亿元。

如果剔除前述清理积压滞销存货及对期末积压滞销存货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影响,环球易购2019年应当盈利3.8亿元。

在疫情之下,线下实体的零售行业遭到了“致命”打击,而电商行业的潜力正在逐渐爆发。

在清理积滞存货后,加上实力强大的公司的基金公司,能否利用各方面资源为跨境通提供助力,实现业绩逆袭呢?对此你有什么看法,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